从音乐到动漫 广州文化产业何以再领风骚天空正
ʱ䣺 2019-11-06

  今天,“2019广州文化产业交易会”在广州拉开帷幕,文化产业发展进入“广州时间”。

  一个月前,广州进入一年一度的国庆“动漫黄金周”。全国动漫迷的目光都聚焦到广州,广州无疑是一代人绕不开的青春回忆。

  那些年,同样绕不开的回忆还有“广州音乐”。1993年,以《枫桥夜泊》为蓝本,广州制造的《涛声依旧》登上春晚,以“一张旧船票”开创20世纪90年代广东流行音乐的高峰。

  涛声唱响多年以后,网易、微信、酷狗音乐等一批优秀的文化互联网企业在广州这片沃土发展壮大,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中广州占8席,其中网络游戏企业5家,位列第四。

  从音乐到动漫游戏,广州成就无数人的梦想。日前,《广州市推动城市文化综合实力出新出彩行动方案》(下称《方案》)印发,提出了5亿元资金扶持文化产业发展壮大。曾站在风潮之巅的广州文化产业如何焕发新活力?这是引领社会文化风尚的广州,正尝试解答的新命题。

  “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1993年,林依轮签约广州一家公司,带着他的《爱情鸟》从广州飞向全国。

  同年,李春波只身一人来到广州,在这里他发行了专辑《小芳》,销量超过100万张,后来大江南北都知道“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20世纪80年代初,得港台流行音乐之熏陶,广州率先在全国实行签约歌手制度。借鉴港台地区的包装模式,根据歌手声音及形象特点,量身定做歌曲,通过精心包装策划后再推向市场。

  那时,广州流行音乐一时风头无两,中国“首家唱片公司”“首支流行乐队”“首个签约歌手”都出自广州。广州的太平洋、新时代、中唱、白天鹅四大唱片公司,设备和制作功底都属一流。大量的音乐人才聚集在广州,为全国流行文化发出“广州之音”。

  “那些歌手、艺人去找公司,肯定会找到我们。”古志斌仍然记得,在被授予“国家级音像制品批发市场”牌匾的广东音像城里,正对大门口的黄金地段,父亲古晋明所创立的广东詠声唱片制作有限公司包下了两个大档口。

  广州流行音乐的繁荣带动着相关文化产业如音像业的发展,詠声唱片签下了卓依婷、孟庭苇等艺人和组合,以“金碟豹”和“彗星大联盟”品牌陆续制作发行卡拉OK大碟近百张,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卡拉OK内容供应商之一。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家家都有“金碟豹”光碟。

  “以前的广州,是全国音乐的一面旗帜,音乐平台产业发展蓬勃,出现了酷狗音乐、荔枝FM等企业,在宣传发行方面,又有星外星唱片发行。”在广东文化发展中心副董事长胡楗兴看来,广州音乐产业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

  由于歌手北上、版权等原因,到2000年左右,唱片业进入到一个快速更迭期,开始大浪淘沙,大量公司破产、重组和倒闭。但是詠声唱片坚持下来,并且想学迪士尼打造一个虚拟艺人形象。

  2004年春节期间,詠声把这位虚拟艺人的MV投放到南方少儿频道播出,一炮而红。这位艺人,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猪猪侠”。现在,它已成为中国市场热度持续时间最久的国产动画IP,保持着14年来每一季新片首播必然“霸榜”的收视纪录。

  从金碟豹到“猪猪侠”,从音乐产业到动漫产业,詠声唱片随之更名为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广州文化产业更迭的一个生动案例。改革开放之初在音乐领域发出“广州之音”的城市,开始绘就“动漫光影”。

  诞生于广州的《漫友》杂志是无数漫画迷心里的“白月光”;成立于广州的奥飞动漫,被誉为中国动漫“第一股”;出生于穗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登陆迪士尼频道……动漫穗军正不断发展壮大,奥飞、百田、漫友、咏声等一批上市企业蓬勃发展,产值规模超亿元的达到26家。

  在宣传广州文化品牌之余,文交会为广州文化产业提供合作交流平台。数据显示,去年文交会共吸引逾百万人次参与各项活动,天空正版免费资料大全,各节展直接促成22亿元交易订单,重大项目达成意向签约126亿元。得益于文交会的助力,2018年广州文化产品进出口约212亿美元,占全国文化进出口总额的21.83%,位居全国第一。

  “清明上河图3.0”“肖邦钢琴音乐节”……今年,这场文化产业交易的综合性盛会将继续“加码”,超强市场主体加盟、重要文化项目落地及制订广州文化产业发展标准三大亮点备受关注。

  “目前全市文化产业门类齐全,文化科技融合发展,数字创意和文化装备业发达,文化新业态不断涌现,文化市场主体活跃,创新能力强。”在10月31日举行的2019广州文交会新闻发布会暨故事会上,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邢翔如是说。

  亮眼数据的背后,是文交会对“文化+”跨界融合的创新,通过挖掘文化价值,带动文化产业新业态的开发。

  11月18日—21日,在今年文交会期间,广州国际灯光文化节将在穗举行。8年间,灯光节吸引市民游客超6000万人次,提升城市夜经济的发展和活力;在广州非遗展区,“非遗+时尚”“非遗+科技”等项目吸引了许多观众的注意;征集了众多视觉平面、工业产品、服装服饰等优秀参赛作品的“金牛奖”全球青年创意大赛,正在鼓励文化与创意的融合发展。

  如今,广州规模以上文化产业法人单位2369家,上市33家,高新技术文化企业1305家。展会平台为文化企业提供了直接的交流合作机会,而坐落于广州各区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则成为文化企业集聚协同、发展转型的重要载体。

  目前,广州全市现有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基地)约222个。其中国家级园区(基地)16个,省级园区(基地)10个。广州高新区被认定为第二批“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广州国际媒体港获批国家级广告产业园核心区,园区产值超过500亿元,羊城创意产业园、TIT创意产业园等一批有较大影响力的文化产业园区涌现。

  版权是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环节。在从事音乐版权登记、交易、维权工作的胡楗兴看来,广州文化产业要发展,加强版权保护和收益方面的服务迫在眉睫。今年2月,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华南版权登记大厅和广州版权产业服务中心在广州启用。

  该大厅采用的“三合一”版权服务模式为国内首创,即“版权登记大厅+促进版权产业发展资金+版权创意孵化器”的“1+1+1”服务平台体系模式。其中的版权创意孵化器的定位为加速文化创意产业的版权创造、国际交流与版权贸易等产业链孵化。

  “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当熟悉的《捉泥鳅》旋律响起,卓依婷出现在今年5月的酷狗音乐直播会上,当晚吸引百万人围观。

  如今在酷狗音乐上,詠声唱片发行的卓依婷的《童年》等多首单曲依旧热度爆表。其中,《明天会更好》在酷狗音乐拥有超过7万的评论。

  正如走红于唱片黄金时代的卓依婷搭载着广州的数字化产业回归人们视野,广州这座老城市也紧抓时代机遇不断焕发新活力。

  “Hello,酷狗!”酷狗音乐成为中国数字音乐“三巨头”之一。微信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社交和支付方式,活跃用户占比高达79.12%。YY给无数草根实现梦想的平台,已经成为广州最大媒体公司之一。《阴阳师》《青云志》成为“最受欢迎游戏”,每年有超过1万款游戏在广州运营。

  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国家强。文化产业的健康蓬勃发展,是繁荣文化事业、坚定文化自信的有力支撑。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广州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超过13%。2017年、2018年广州实现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分别为1161亿元、1260亿元,占GDP比重为5.4%、5.48%。

  如今,广州将动漫游戏产业发展作为文化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采取有力措施扶持引导行业发展。每年筛选出优秀的动漫游戏项目进行资金扶持,2017年和2019年共安排约6000万元专项资金,扶持259个项目。

  “我们广州动漫现在向国外拓展,这方面的势头很猛。”广州动漫行业协会秘书长丘玉梅在走访了广州多家动漫企业后,发现广州动漫企业正在积极“走出去”。

  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2016年,奥飞娱乐通过海外并购获得了拥有30年历史的北美一线婴童品牌babytrend。目前,奥飞娱乐的动画发行网络已覆盖超过130个国家与地区,并与沃尔玛、Target、亚马逊等线上线下零售巨头均达成合作。

  流行音乐在广州兴起辉煌,却未能延续至今。如今在动漫产业再次出现端倪。曾宣称要永久落户广州的国家级艺术大奖中国音乐金钟奖今年落户成都;国产动漫电影《大圣归来》《哪吒》等成为刷屏“现象级”,但现象级中却难见“动漫穗军”的身影……

  新时代赋予新使命,新发展需要新动能。为把广州打造成为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刘瑜梅独家透露,广州市级财政计划安排“广州市文化产业发展奖励扶持资金”,资金规模约5亿元,专项用于促进广州市文化产业发展。

  “这次的‘5亿政策’是及时雨,将不断发挥‘杠杆效应’‘乘数效应’及‘口碑效应’。”获知这一消息,张显峰认为,这将有利于营造更加良好的文化产业发展氛围,吸引更多优质文化资源向广州集聚。

  《方案》提出要培育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下一步,广州将加强粤港澳数字创意产业合作。推动电子竞技产业发展,培育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广州原创游戏品牌、团队和企业,打造动漫游戏产业之都。办好中国国际漫画节,将中国动漫金龙奖(CACC)办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动漫领域顶级专业奖项。加快发展文化装备制造业,支持广州企业制定和发布全国文化装备类行业标准和行为规范,推动建设中国(广州)文化装备产业集聚区(基地)。

  目前,广州正在筹备服务大湾区文化产业发展的文化产业基金,预计基金规模在百亿元以上。

  这一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从本届文交会上找到。本届文交会期间将有一批重要文化项目落户广州,其中包括数个影视类项目,或可弥补广州在影视文化产业上的薄弱。

  据邢翔介绍,文交会期间,包括湖南广电粤港澳大湾区总部(芒果广场)、凤凰卫视的凤凰产业基金凤凰梅糖文化产业中心、香港丽新集团广州北站粤港澳大湾区文化旅游枢纽项目都将落户广州。

  广州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元正亦表示,广州文投与博纳影业计划在广州市落地大湾区博纳影视中心项目,通过该项目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文化产业,打造国际性影视文化产业中心。

  “我相信在广州政府支持下,广州一定会成为全国的电竞中心。”在文交会的故事会上,网易公司副总经理陈斌对广州发展电竞产业充满信心。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赵海舟也呼吁,在广州的创意文化企业,请继续留在广州、支持广州。他说:“文化产业处于最好的时代。”

  面对新时代考题,始终打开思想解放这个总开关,广州将继续弘扬“杀出一条血路”的闯劲。在新活力的滋养下,老城市一定能“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文化综合实力出新出彩。

  “那时广州的校园里有动漫社团,氛围很好,这种动漫氛围在北京都看不到。”2000年,漫画家金城来到广州。他发现广州受港台、日本影响,动漫氛围很好,还拥有成熟的物流批发市场、报刊、音像文化市场,在产业上有一定优势。最终,金城决定南下到广州开创《漫友》杂志,也把在北京创立的中国动漫金龙奖带到了广州。

  “广州骨子里有这种动漫的基因。”金城认为,从对外交流的角度来讲,广州有着诸多便利,如可以承接香港的电影后期制作功能,进行产业的转移。如果广州的动漫产业链能够弥补在影视化方面的缺失,那广州将会在文化产业吸引更多优质人才。

  目前,在广州市动漫游戏企业中,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自主创新能力弱。在金城眼中,广州要借助于像广州美术学院这样专业院校的资源优势,提升整体的创意能力和研发能力。政府部门应该加强和广州美术学院等专业院校的互动。这种互动要真正从产业角度进行,推动产学研的深度合作,在这一点上,广州可以向杭州学习。

  “我觉得文化传承应该由政府建立起各个领域的骨架,然后企业是骨架中的肌肉,任何一个文化传承都是这样的。”在金城私人办理的动漫艺术博物馆内,他收藏了大量我国上世纪风行一时的连环画。

  在他眼中,当年很多美术界大家都会画连环画,连环画对传统文化的传承起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作用。广东连环画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岁月,成立于1983年的广东连环画研究会在广东美术界名噪一时,不仅会员众多,而且层次很高,现今美术界许多大家,当年都是广东连环画研究会的会员。据了解,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广东连环画进入了一个鼎盛时期,一本连环画从数万册到数十万册,甚至数百万册。

  但令金城感到痛心的是,现在广州已经很难找到一家出版连环画的出版社。而上海还有出版社继续出版连环画,而且连环画的出版比重很大。当年金城对广州这个城市的向往,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里的连环画家。“应该去把连环画发展延续下去。”金城说。

  自2005年在杭州举行的中国国际动漫节如今已是第十五个年头,这是唯一国家级的动漫专业节展。

  每年5月在深圳举行的文博会是唯一一个国家级、国际化、综合性的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被誉为“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展”。根据《深圳文化创意产业振兴发展政策》,深圳市财政每年安排5亿元扶持经费,各区财政用于扶持文化创意产业的资金也达5亿元左右。

  兄弟城市动漫产业的异军突起,无疑对广州的动漫产业发展带来了无形的竞争压力,广州如何保持原有优势?

  对此,多位文化产业业内人士认为,广州亟待完善文化产业链,扶持产业扶持做大做强。金城表示,相比于北京等城市,广州文化产业链上还有相当明显的残缺。丘玉梅也同样认为,广州动漫产业链亟待完善,尤其是在影视化方面。

  “音乐产业产生的效益包括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从音乐人角度来说,经济效益是支撑创作的基础。”在音乐领域,胡楗兴也认为,相比于北京、成都,广州在音乐产业的服务,即音乐产出后的收益保障方面仍然较弱。而这进一步导致了音乐人才的流失、新生音乐人才缺少。“在整个音乐产业中,我们有平台。但这就好像一只会下蛋的母鸡,但产下的蛋都在别的地方。”

  “广州做文化产业,现在到了文旅结合的关键整合期。”金城以迪士尼为例指出,迪士尼乐园创造了“IP+衍生品”经营模式,围绕迪士尼核心文化开发了服饰等一系列消费品,满足了人们对文化、消费等各种需求,是文化和旅游的一个最好结合。“广州有长隆这样的旅游资源,又有动漫、音乐等创意的基础,有机会走在全国前列。”

  许多90后的青春里,都会有一本名为《漫友》的杂志。出版这本杂志的广州漫友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漫友文化”),成立于1997年,并在1999年底搬到广州。此后20年间,漫友文化扎根广州,挖掘培养了一批动漫新星,制作了许多知名度高的漫画作品。

  张显峰在2004年加入漫友文化,至今已有15年,如今他已是漫友文化副董事长。他介绍了广州漫友文化早期发展阶段人才缺乏的瓶颈。“当时漫画人才缺乏,我们就到日本拜访胡蓉寻求合作,又招募了一批流浪画手,到香港、台湾寻找人才,从台湾邀请了敖幼祥,把许多人才聚集起来,广州漫友文化才形成规模。”

  为发掘和引进人才,2004年,漫友文化联合相关文化艺术和传媒机构创设了中国动漫金龙奖,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动漫奖项之一,打造出了夏达、本杰明、丁冰、寂地、朱斌等近百位在海内外炙手可热的动漫明星。

  “那段时间,广州动漫产业迅速发展。”张显峰回忆。2005年前后,广州出台了多项措施扶持原创动漫创作和企业发展、打造动漫产业链,一批动漫公司在此期间诞生,动漫产业渐成规模。2005年,国家网游动漫产业发展广州基地落户天河软件园,成为全国第四个国家级网游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喜羊羊与灰太狼》这一风靡全国的动画片,便是这一阶段的成果之一。

  然而,现今广州动漫产业的发展再次面临着人才的缺口。张显峰介绍,在北京、杭州等城市的竞争下,广州动漫人才正在逐渐流失。仅漫友文化方面,2007年至2012年间,蔡志忠、夏达、姚非拉等漫画家都离开了广州。

  “这与广州的城市特点有关,广州更多地借助市场力量去推动产业发展。”张显峰认为,从长远看,城市竞争能够保证动漫产业具备内生力量,在优胜劣汰中逐渐发展。在他看来,广州的群众文化消费力、近几年越发完善的文艺系统,都将成为支撑广州动漫产业发展在市场竞争中持续发力的基础。“不管是本地文化还是外来文化,好的文化都能在此落地生根。”

  但他同时也强调,在群众、社会基础以外,充分发挥大项目、龙头公司的带动作用也十分关键。“文化产业的发展还是要依靠企业驱动,通过组织生产消费,罗马2全面战争帝皇版v220版本!满足供需双方的要求。而任何产业的繁荣,都要依靠重大项目和龙头公司的带动。